首页 动态 艺术 产业 生活 文化视窗 网上博览馆 影视院线 帮助

文化资讯

旗下栏目: 文化资讯 专题报道 艺术大家 本网活动

朝阳北票古墓中四枚印章印证墓主尊贵身份

发布:戴海飞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1-20

朝阳北票姜家山的一座古墓中出土的四枚印章印证了墓主人的身份

  冯素弗:从无名小辈到开国大臣

  1965年夏季,朝阳北票西官公社姜家山发现了一座千年古墓,出土了金冠、铠甲、佛像、鎏金铜马镫、鼓腹玻璃瓶等珍贵文物……连拇指头大小的金印章都挖出来四枚!辽宁省考古学家李文信仅通过四枚印章的印文,即判定出墓主人的真实身份。待辽宁省考古所的徐秉琨、冯永谦等专家赴北票查看实物后,进一步明确了李文信的判断:此人,正是1500多年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北燕车骑大将军、辽西公冯素弗!

 

  纵有经世才 奈何身微贱

  冯素弗是北燕开国之君冯跋的二弟。二人既兄弟亦君臣,较之十六国时期那些手足相残的嗜血王侯,冯跋、冯素弗兄弟肝胆相照、患难与共,真正做到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后燕慕容熙统治时期,冯家兄弟皆在朝廷任职,冯跋只是个小小的中郎将,冯素弗的官阶更低,不过是侍御郎,而这微末小官还是他几经周折求来的。

  史载,冯素弗“慷慨有大志,资貌魁伟,雄杰不群”。但长相不能当饭吃,当时没钱没权的冯素弗连娶个媳妇都成问题。最初,他向尚书左丞韩业求亲,吃了两次闭门羹。碰钉子后,他又转向南宫令成藻,成藻一听是冯素弗前来求亲,干脆不见。冯素弗是个倔脾气,成藻越躲避他,他越知难而进。他从小道绕进成府,与成藻对坐,旁若无人,谈饮连日。成藻感觉此人谈吐不俗,是个人物,将女儿嫁给了他,还主动向后燕皇帝慕容熙推荐他,慕容熙随便封了冯素弗一个侍御郎的打杂官吏,做个顺水人情。冯素弗从此步入政坛。

  戏言招凶祸 避难冷陉山

  冯素弗官职低微,却把慕容熙给得罪了,交恶的原因来自“一条金龙”。《资治通鉴》载:“中卫将军冯跋及弟侍御郎素弗皆得罪于熙,熙欲杀之。跋亡命山泽。”

  《资治通鉴》记述简单,民间说法却非常生动。说有一年夏天,冯素弗与其从兄冯万泥及诸少年到水滨(今大凌河)游泳,正在畅游痛快之时,冯素弗看见有一条金龙浮水而下,除了他别人都未曾见到。不仅如此,冯素弗还从怀里掏出一条小金龙向大家炫耀,证明自己非等闲之辈。

  这很可能是当时不满现状、壮志难酬的冯素弗借题发挥的一次夸口,谁知消息传开,竟惹来一场杀身大祸!龙是帝王的象征,冯素弗有“金龙之缘”,意欲何为?慕容熙闻讯后,立即派人追杀冯素弗,连带他看不上眼的冯跋也决定一并杀掉!

  冯素弗提前获知凶讯,赶紧与兄长冯跋避难冷陉(xíng)山(今北票大黑山)。而那些追兵对慕容熙的倒行逆施早就深恶痛绝,带兵将领孙护编个理由糊弄慕容熙,将放走冯氏兄弟的事搪塞过去。

  冯跋、冯素弗等诸兄弟22人,躲在冷陉山,冯素弗对冯跋说:“熙今昏虐,兼忌吾兄弟,既还首(请罪)无路,不可坐受诛灭。当及时而起,立公侯之业。事若不成,死其晚乎!”于是,兄弟二人联手潜回龙城,诛杀慕容熙,立高云为主。高云被属下谋害后,众臣立冯跋为主,冯跋便成了北燕的开国之君,冯素弗被封为侍中、车骑大将军、录尚书事,从当年的无名小辈一跃升为北燕的开国元勋!

  冯跋股肱臣 北燕“二当家”

  冯跋登基前,念及冯素弗所立的不世奇功,曾想将王位让予冯素弗,被冯素弗断然拒绝。冯跋对亦弟亦臣、共创大业的冯素弗高度信任,而身居要位的冯素弗在他的舞台上,充分展现出杰出的政治才华。冯素弗配合冯跋做了很多事,发展生产、活跃边贸、清理冗员、加强战备……凡是他任职的地方,无不繁荣兴旺;凡是他经手之事,无不尽善尽美。

  当初韩业拒绝冯素弗求婚,眼见如今的冯素弗位高权重,害怕遭打击报复,于是屈膝赔罪。冯素弗宽慰他说:“既往之事,岂能与君计之!”冯素弗不仅不计过去的嫌怨,反而对韩业越发礼遇。这般仁厚胸怀不仅令韩业本人十分感动,也使百官对冯素弗的人品敬重有加。而对那些贪赃枉法之徒,冯素弗却锱铢必较、毫不手软。这使得北燕朝堂政通人和,办事高效,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进取气象。

  冯素弗很懂得人臣之道,对君臣之间的分寸把捏得十分到位。《晋书》记载,冯素弗身居高位,却“车服屋宇,务于俭约,修己率下,百僚惮之。及为宰辅,谦虚恭慎,非礼不动。”与冯万泥、冯乳陈、孙护、务银提等居功自傲、嚣张跋扈之臣的所作所为实有天壤之别。这令冯跋对其愈发信重,言听计从,加封他为大司马,将其范阳公的爵号改为辽西公。这时的冯素弗集北燕军政大权于一身,实为北燕的“二当家”。

  操劳折阳寿 身葬长谷陵

  正当冯跋、冯素弗兄弟欲联手共创大业时,冯素弗却突然病逝!据专家考证,冯素弗死时也就三十来岁,即便在寿命偏短的古代社会,也属英年早逝。亡故的原因多半是政务繁劳以致废寝忘食,呕心沥血折损阳寿,简言之,冯素弗是累死的!

  冯素弗死后埋于何处?史无记载。直到1965年9月北票西官大墓的发现,才破解了冯素弗墓葬地之谜。据50年前参与挖掘冯素弗墓的考古学家冯永谦先生回忆,1965年9月,北票西官营子村发现几座石棺墓,辽宁省博物馆得报后,先后派八人赴北票于9月至11月进行了清理。经考证,这是十六国时期北燕皇族冯素弗及其妻属的墓葬,也是第一次明确发现的北燕墓葬。

  西官营子村位于北票西北42里,南距朝阳(朝阳即北燕都城龙城)70余里,处在辽宁省西部努鲁儿虎山脉大青山脚下一条宽长的河谷地带。村东有一个自北而南的山岗叫“将军山”(今讹传为姜家山),村西有一条西官营子河,东南流经北票,注入大凌河。冯素弗墓地在将军山东坡的台地边缘,下临一条山沟叫“小馒头沟”,这里有一处石棺墓群,发现了三座墓。其中一号墓(冯素弗墓)与二号墓(冯素弗妻墓)紧接,圹边最近处只距20厘米,原应共在一个坟封之内(即“同坟异臧”)。而距两墓东北40余米处的第三座石棺墓,在百余年前就被破坏了。

  北票市文管所所长赵志伟表示,挖出北燕墓葬的西官营子姜家山河谷,就是史籍中记载的冯家祖陵“长谷陵”。“古时,姜家山整个山梁像一条舞动的长龙,远而望之,很有动感,陵地就选在了龙头的东侧。陵园前面正对着桃花山,面向国都龙城。从墓地往桃花山看,要经二重叠嶂的山岭,像一幅天然美丽的山水画。”赵志伟描述到。

  对当时的挖掘场景,今年八十岁高龄的冯永谦先生依然记忆犹新。“一号墓也就是冯素弗墓室的上部是农田,耕土层下,就是打入橙红色原生黏土的东西向的长方形墓圹。圹穴上大下小,修饰工整,壁面光平,墓圹中是用灰白色砂岩(石材产自40里处的凉水河子)砌筑的长方形石棺。”

  冯永谦说,冯素弗墓造得非常坚实,用长方形石块平砌四壁,转角处纵横互压以使其牢固,四壁一次砌成,不留门。椁顶用九块长大厚重的石条横搭壁口上盖成,椁底用大小不一的石板分三行纵铺,石板下面的土层经过夯平。整个棺室封闭严密,石缝间都塞满了碎石块,盖、底的缝隙填有木炭,盖面缝隙还用白灰在外抹严。石椁的周围和椁盖之上为经过夯打(夯层厚15厘米)的黑褐色填土。填土中,距椁顶20厘米高处,还铺有一层放置得很不规则的大块封石。在石棺上口,四壁的外缘也铺有一层石块,这都是为保护椁室的。

  为何说西官一号墓的主人是冯素弗呢?因为此墓无论从遗物还是壁画风格来看,其时代都属东晋时期,也就是北燕所处的时代,且死者身份极高。而进一步确认其为北燕冯素弗的墓葬,主要是依据出土的“范阳公”、“辽西公”、“车骑大将军”、“大司马”四颗印章。《晋书·冯跋载记》里记述了冯素弗曾先后任受范阳公、侍中、车骑大将军、录尚书事、大司马、辽西公等官爵,在历史上的那个时期,一人兼有这些官爵而死后又葬在北票的,只有冯素弗一人。所以,一号墓主人为冯素弗无疑。

  葬品足豪奢  似与史载殊

  冯素弗墓中的陪葬品有四百余件,种类繁多。除木芯包铜鎏金马镫、以鸭形玻璃注为代表的当时罕见的玻璃器皿外,还有其他名贵之物,如彩绘木棺。

  冯素弗葬以外施彩绘的木棺,这是秦汉以来皇帝为勋贵大臣赠赐棺木的遗制,叫做“珠画秘器”或“东园梓器”。还出土了“邪注”旗座和与之有关的铜杆头,说明冯素弗殡葬载棺可能是用了一种专用的丧车“辒辌(wēn liáng)车”。辒辌,是古代可卧躺的车,也用作丧车,有窗牖(yǒu)。可以想见冯素弗丧仪的辉煌。

  又如冯墓中出土的步摇冠,形制下为十字形的梁架,上为穿缀金叶的顶花,其冠前饰片有锤鍱的佛像。锤鍱是晋代发明的一种雕塑技法,其法是先做成所需要塑造物体的模型,然后用薄铜片披在模型上,锤打而成,称为“锤鍱”。这是我国较古老的一种技术,说明早期佛教的东传和在北燕的发展。

  冯素弗墓中的漆盒,是目前国内发现的年代较早的嵌骨漆器,明、清流行用兽骨嵌出人物、山水的黑漆或朱漆箱匣,大概由此发展而来。

  据当时的发掘报告显示,冯素弗墓中的金饰品很多,铜铁器上都大量使用鎏金、贴金、错金,带具、盒饰等用银饰,连亵器“虎子”(便壶)也制作得相当精美,以致后世不知情者以为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这令一些历史学家大为感慨,史书中赞誉冯素弗“务于俭约”,北燕国君冯跋也屡次下书要求“省徭薄赋”、反对厚葬,但仅从冯素弗墓的陪葬品看,便堪称豪奢。这岂不与史书记载自相矛盾?与那个战乱年代“田亩荒秽”、“百姓困穷”的凋敝现实大相背离吗?

  冯永谦先生认为,古代统治阶级标榜的所谓“节俭”只是相对而言。另外,冯素弗墓中的陪葬品多为实用器,如马镫、铁甲等,较之十六国时期墓中填满各处搜刮来的奇珍异宝的各路王侯,冯墓陪葬品的等级还在常理之中,也说得过去,而用现代视角苛求古人,亦非公允之论。

  《资治通鉴》载:“义熙十一年(公元415年),燕辽西公素弗卒。燕王跋,比葬,七临之。‘古者大臣卒,郡三临其丧,比必寐翻及也’。”在中国历史上,大臣死,君王三临其丧,已是极高的礼遇了。冯素弗当了七年宰相病故,国君冯跋七临吊唁,哭之哀恸,这在历史上是非常少见的,足见冯素弗在冯跋心中的分量,和此人对北燕王朝不可估量的价值。

  冯素弗的提早谢世,对根基不稳的北燕王朝是一个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心狠手辣的冯弘上位后,先逼太子冯翼自杀,又把冯跋的其他儿子全部杀掉以斩草除根,冯跋一脉自此烟消云散。他打下的江山基业,没几年,便被自己这位暴虐的弟弟败散一空!后人评,若冯素弗在世,北燕王朝的政权交接会平稳过渡,绝不会出现后来亲痛仇快的自相残杀。而面对强敌北魏的进攻,也能从容应对,确保封疆。

  2017年4月上旬,而今定居于粤西的北燕王族后裔20余人,时隔千年组团回辽祭祖,在北票西官拜祭冯素弗墓,告慰先祖的在天之灵。

责任编辑:戴海飞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