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动态 艺术 产业 生活 文化视窗 网上博览馆 影视院线 帮助

文化资讯

文化栏目: 文化资讯 专题报道 艺术大家 本网活动

王者风范——张葆桂

发布:郑宏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30

 
       张葆桂, 笔名张非,男,汉族,1939年5月生,辽宁沈阳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鲁迅美术学院教授,现寓居北京。1982年于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个展;1990年赴韩国汉城举办个展;1995年赴日本新潟会馆举办个展,山水画《山魂》获东京“水墨派画展”特别奖;1998年赴日本东京新宿京王百货店画廊举办个展。2003年其作品《荷塘》入选“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同年《惊风》获“2003年全国书画作品展”优秀奖。2007年应邀参加“咫尺风流”全国名家扇面作品展、“继承与发展”全国中国画名家学术邀请展。《美术观察》、《美术报》、《中国书画报》、《收藏》等报刊曾给予专版介绍,著名美术理论家孙美兰、周积寅、汪为胜、崔庆忠等撰文给予介绍。出版《张葆桂国画作品精选》、《中国近现代名家——张葆桂作品精选》、《张葆桂写意牡丹作品精选》、《中国当代名家精品系列·张葆桂》等。
 

作品欣赏
 
  《张葆桂画虎新作选》包括了王者风范、朝阳、寒冬、霜月、戏水、塞北的雪、秋露、惊风、甘泉、冷月、升帐、虎威、惊梦、风声、春风、月下、春雾、醉春、相伴、以及封三作品虎虎生威、封面作品相守(局部)、封底作品冷月(局部)等内容。深度的刻画了虎的各种姿态,在《张葆桂画虎新作选》中,虎变得具有艺术感。
 
 
 

 
  《观张葆桂画虎之片语》
  
  虎,遥远洪荒至今造化杰作也,强骨骼,斑斓色,曰美丽,曰勇敢,曰力量。它日为夜,暝为昼,迎冰雪,斗烈日,入泽山林,草莽荒蔓。行如风,所至席卷,吼如雷,天地低昂。盖百兽之中斯居王相,而视为神灵,故谓之曰:“百兽之王。”夫为帝王将相,声名遐迩,天下所知,容藏于心,然难以观貌,故人假以图绘而表其尊容,发扬蹈厉以见其威,每每观之,则大乐而备矣。
  吾观夫虎之形象,中外皆有历史,五千年印度河古文氏雕刻图章有斯,吾国殷虚甲骨文亦记载于斯,传统成语以斯为语者数不胜也,缘何也?故英雄之化身,即使斯有饕血餮肤之习性,然视为真正仁者,獐头鼠目之辈岂能而语焉?
  当下画虎者多矣,未有虎气,尽画虎皮,四处寻荡,江湖行走,巧得人间真金白银,换取宝马奔驰而招摇过市,挟虎威而今天下,大有占山为大者,自封“虎王”之谕,实其深恶痛绝。窃以为近代以来,能画虎趋臻者唯张善孖、刘奎龄、冯大中几位可数者。
  葆桂兄画虎,实属知虎、爱虎。兄于东北人氏,幼时虎之形,虎之貌,虎之故事不绝于耳,潜移默化,竟生情愫,多年笔砚素纸,即而视虎。余观虎有三可数:一曰,“应物象形”、“形象似真”,用墨着色,借西方光色造型而着之,极尽精致,细腻逼真。二曰,“寓于象外”,画虎也,赋品性,人格化行为,此君既有独立苍茫,一意孤行,亦有威而不淫,虎子亲切,天伦之乐耳。三曰,“情景交融”。余君长于山水、花鸟,功底深厚,置虎入其中,皓月高悬,虎眷山林,大有生态和谐,世事安乐之美也。
  为文至此,顺写诗云:“昔日啸傲山林,今日相依切切,山涧草丛栖息,美名轶事天下。”愿君以画虎之眼界,写虎之精神,阔虎之世界,岂徒然哉?
 
文:汪为胜  己丑年春日于北京
 
 
 
 
 
 
 
 
  张葆桂山水画以其端稳的功底,表达东北山水整体的深沉感、厚重感,又灵活地驾驭和驱使其功力,追踪特定时空、多种景观自然生命的微妙变化,赋予画面以亲切、质朴的抒情意味;深山幽谷初春三月爽朗明媚的气象,晚秋季节,变幻莫测的峦气,催化着霜叶点点金色,预示着生命转向辉煌。无垠的空阔,肃穆的气氛,恰到好处。春与秋,那蕴含着不同温度、不同湿度的空气,似乎在流动中,将人们引入颇具诗意情怀的画境。
  “笔墨语言”或“形式语言”,一般作为约定俗成的说法。但从画学和美学角度看来,中国画自有其独立的、特殊的语系。纵观百年来诸家有价值的画论,将中国山水画概括为六大元素:“构图、造型、笔墨、色彩、层次、气氛”,总体上符合中国画语言系统的艺术美学特质和进一步承传发展的规律。张葆桂中国画的可贵之处,在于力求对国画语系做全面探索和整体把握,有别于独取一项,他的山水画精品代表作《知秋》、《翔》、《云中月》等,造型在写实与写意之间。构图多取中近景。山、树、云、月光、飞鸟作为主角或陪衬,其组合变化多端,层次推演微妙,产生起伏流动的气氛和视觉效果。龚贤“积墨法”的灵活运用,造型笔法力度的坚实、圆转,暖褚色调与墨色的自然交融,让绝响的浅降山水新生复苏,形成张非山水画的独特风格。“雄奇中见秀逸,豪放中含幽深,苍茫沉厚里流露清幽抒情的本色”。评论家汪为胜的赞语,为知画者言。
 
  情与境,意与境,互动融合,交相诗化,构成意境,意境是山水画的灵魂。意境创造离不开笔墨,又赋子笔墨以生命力和迷人的神韵。
  构图,是凝聚主体情思与客体景观之美的重要意匠手段。张葆桂山水构图十分注重“奇”与“正”相反相成;统一、和谐的美之律,“正”中求奇,以“正”为主。画面初看平常,细加品味,欲为它含蓄的诗情和深遽的意境所打动。《归》,截取傍水山壑一角,水的粼粼闪光烘托出平缓起伏的山石,山石烘托出多枝的树丛,最后是伸向天际的毛绒绒的枝梢,烘托出——一个、两个、三个、五个,清晰的和模糊的远远近近,数不清的鸟巢。从树梢明月间,原本只画一只飞鸟,太嫌孤寂吧?其后,出现无数飞鸟,纵横穿舞,扑向窠巢,飞还自己的“家”。月光朦胧,水光返照,一片宁静,一片浑然!夜暮降临。玄妙的是,毛绒绒的枝梢深处,随着笔触旋转的韵律,仿佛传来窠巢里小鸟啾鸣,应和着归鸦的聒噪呼唤!动与静对比,以形传声,造足了气氛——多么酣浓的诗意,多么令人眷恋的生命的温馨!  
 
        “待细把江山图画”,前辈山水大师傅抱石的名句,当唤起祖国不同地域的山水艺术精英们,踏上承前启后、再创世纪辉煌的征程!

最火资讯